俄媒:疫情扩散 美军要员赴"末日掩体"夏延山工作


对于上述卖家出售人们上班打卡或进出门禁时拍的面部照片,一位律师人士对中新经纬(微信号:jwview)表示,目前尚不清楚卖家是如何获取这些人脸数据的,可能是买的,也可能是入侵监控或考勤系统获取的。但不论怎样,未经授权,获取公民面部照片,并出售获利,是违法的。而从网络上爬虫,或者从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平台上获取他人人脸照片,是如何实现的?又是否违规呢?卖家B对于是如何搜集到这些照片的,没有作出解释。在某头部电商平台做图像识别的工程师明成(化名)平时接触大量的人脸数据,他告诉中新经纬记者,通过爬虫技术,从网络上抓取公开的人脸照片数据完全可以,“现在一些国外实验室已经公开了很多人脸数据,网上就可以下载。还有一些,比如网购平台上卖口罩的店铺,可能会拍摄一些模特图片作展示,这些照片也是可以抓取的。至于直接从朋友圈、微博获取照片,据我了解,目前实现不了。这些卖家大概率是一张张手动搜集的,圈内流通,不断丰富图集,或者直接从别处买来的。”明成说。上述律师表示,他人上传到社交平台的图像,只是这些肖像权人在行使自己的肖像权,如果没有明确授权他人使用的,任何人出于商业目的而进行使用,肯定是会侵犯他人肖像权的。胡钢表示,从理论上讲,所有从网上抓取数据的行为都应该得到权利人的许可,如果用于商业化则要支付一定的报酬。“比如在朋友圈这种特定系统内,对于肖像,其他人仅有看的权利,没有使用或售卖的权利。如果未经授权许可将肖像用作他用,就算侵权。”胡钢说。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丁晓东在谈到此类问题时曾表示,“我认为爬取公开的图片本身没有问题,比如明星的图片,但这一行为也需要根据图片的来源和图片的场景来认定,如果对微博和好友相册等半公开图片进行爬取,由于存在生物识别信息,存在一定风险,爬取就需要有一定的限制。”03 “按照新冠病毒的传播指数,如果不采取任何行动,全球80亿人21天内就会全部被感染!世界各国领导人应迅速、联合采取行动应对疫情。”3月26日晚,北京协和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刘远立做客由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人民日报社健康时报主办的《人民名医》直播时指出。

网上获取人脸照片违规吗?

“戴口罩的人脸照片,要多少我有多少”

“我们确确实实要考虑全球协同作战了,通俗一点讲就是抛弃傲慢与偏见,相互学习、相互支持”,刘远立说。埃及当地媒体26日报道,当地时间26日星期四凌晨一点在吉萨省南部城际环路上发生一起严重交通事故。一辆牵引挂车与8辆私家车和小公共汽车在赫勒万门附近发生了相撞,事故导致18人死亡,12人受伤。

卖家A发来的例图而至于是如何获得这些真实世界戴着口罩的人脸图片的,该卖家没有直接解释,只是表示“就是打卡获取保存下来的,而且都是年后(拍)的,时间很新,你肯定在网上找不到。”该卖家说:“我们平时用这些照片做戴口罩人脸识别的算法训练,你确定要的话,口罩佩戴识别算法源码加上数据集一共1000元,单要人脸数据集的话也是1000元,都在网盘里,随时可发链接。”卖家B则向中新经纬记者介绍,他手里的戴口罩人脸图片则来自于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平台。据该卖家介绍,他手里有几十万张这类照片,“你需要多少我就有多少,2毛钱一张,十万张以上有优惠。”

“新冠肺炎是我们全球的敌人,而这个敌人又太狡猾了。”刘远立说。按目前对新冠病毒的认识,新冠病毒传染性和隐蔽性都非常强。保守估计,被感染人群中60%-80%都是轻症或者无症状,也就是说当病毒在人群中广泛传播的时候,人们并没有察觉,等到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事故发生后,交通部门人员立刻赶往了事发现场,清理现场残骸,疏导交通。事故原因仍在调查中。

截至北京时间3月26日6时,全球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已超46万,且确诊人数的增长仍在加速。这已经是摆在面前无法回避的全球问题。武汉大会战,为世界赢得了50多天宝贵的时间,但非常可惜的是这个时间没有充分利用起来。现在欧洲、美国成为了疫情的两大震中;目前国内疫情趋缓,但境外输入病例成为我们的新挑战。

卖家A表示,他手里大概有2万张戴口罩的人脸图片,“一半是从网络上爬(虫)的,一半来自于现实世界。”该卖家说,“爬的那些照片,有的是模特,有的是公开的人脸数据集;而现实世界那部分,则是人们上班打卡或进出小区门禁时拍的面部照片。”

疫情之下,戴口罩成为了所有人日常外出,或在办公场所的必要“装扮”。不过,你可能想不到,自己打卡考勤或者发在社交平台上戴着口罩的脸部照片,正被一些人搜集并在网络上兜售。有卖家对中新经纬记者表示:“我手里有几十万张戴着口罩的人脸照片,2毛钱一张,十万张以上有优惠。”